mobile.bet365-838六出祁山、九伐中原都败在同一事情

  公元223年,蜀汉昭烈皇帝刘备刘玄德薨于白帝城,公元219年刘皇叔大业初成晋位汉中王,221年成都称帝,到223年薨逝,半生创业的刘备只享受了四年的帝王时光,不禁让人哀哉叹息。刘备死后,蜀汉政权的实际掌控者乃是丞相诸葛亮,刘禅不过是名义上的皇帝。换言之,真正的三国鼎立,实际上的三巨头乃是曹丕、孙权、诸葛亮。三国当中,东吴政权是没什么进取心,孙权只想保住江东基业,并没有图霸天下之心,针尖对麦芒的较量大多集中在蜀魏之间。而蜀魏之间的较量,又往往是蜀汉掌握着战争的主动权,因为大部分战争是由蜀汉发动的,从公元223年诸葛亮接过蜀汉政权,到234年诸葛亮病逝五丈原,短短11年间,孔明便六出祁山、九伐中原,屡屡兴兵伐魏,试图兵临长安。诸葛亮六出祁山,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,然而让人意外的是,孔明六出祁山虽然都以失败告终,但竟然都是败在同一件事情上。《三国志·蜀书·诸葛亮传》云:六年春,扬声由斜谷道取眉,使赵云、邓芝为疑军,据箕谷,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。亮身率诸军攻祁山,戎陈整齐,赏罚肃而号令长明,南安、天水、安定三郡叛魏应亮,关中响震。蜀汉建兴六年,也就是公元228年,这年春天诸葛亮疑出斜谷,实进祁山,声东击西打得曹魏措手不及,南安、天水、安定三郡望风而降,魏国朝野震动。这是诸葛亮首出祁山,前夕形势大好,很有希望直取长安,然而战争的转折点发生在街亭。魏明帝西镇长安,命张邰拒亮,亮使马谡督诸军在前,与邰战于街亭。谡违亮节度,举动失宜,大为张邰所破。亮拔西县千余家,还于汉中,戮谡以谢众。马谡失街亭,导致整个战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蜀军从优势一方瞬间转为劣势。为何变化如此之大,关键还得看街亭。街亭是这次北伐的关键,因为街亭是蜀军粮道的咽喉之地,丢了街亭意味着蜀军粮道被截断了,即便蜀军进军中原,也会面临粮草不济的危局,所以街亭一丢,蜀军绝无进军的可能,只能撤军。第二次北伐还是建兴六年,这年冬天诸葛亮学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,率大军明出散关、暗度陈仓,可惜孔明不是韩信,曹魏也不是章邯,再者此计用过一次也就不新鲜了,曹魏早有防备,蜀军围攻陈仓近一个月也没能打下来,最关键的还是粮草问题。《三国志》云:冬,亮复出散关,围陈仓,曹真拒之,亮粮尽而还。虽然陈仓久攻不下,但诸葛亮还可围而不攻,陈仓迟早要破,但粮草殆尽,孔明围城之计断不可行。所以归根到底,还是败在粮草上面。建兴七年,诸葛亮再次北伐,这次蜀军跟魏军僵持到第二年,蜀汉本筹集到足够多的粮食,但恰逢连连大雨,蜀军粮道不通,军粮供应不济,诸葛亮无奈撤军。蜀汉建兴九年诸葛亮四出祁山,这次诸葛亮对上的是老奸巨猾的司马懿,司马懿深知蜀军劳师远征,军粮必然不多,故而坚守不出,僵持数月蜀军粮草殆尽,诸葛亮无奈撤军,不过撤军途中赚了魏军大将张郃,也不算无功而返了。后面两次北伐,诸葛亮为了解决粮草问题,在驻军之初便下令屯田,准备打持久战,可惜屯田所能提供的粮草杯水车薪,最终还得靠成都运粮。诸葛亮六出祁山,几乎每次都败在粮草上面,这不得不引人深思。既然粮草问题一直存在,为何诸葛亮不去解决呢?这个责任是不是也应该诸葛亮来承担呢?事实上,关于粮草诸葛亮也无能为力,真正该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早已归天的无敌将军关羽。自古蜀地多险峻,偏居于蜀地的政权大多只能自保,想徐图天下几乎是痴心妄想。蜀汉政权北伐的道路只有一条,那就是往北出汉中再进中原,然而这条线绵延上千里,还都是陆路,战线太长粮草根本无法接济,所以诸葛亮数次北伐都死在粮草上。可是当年隆中对时,益州称霸是诸葛亮给刘备出的主意,孔明如何能撇清责任呢?事实上,当年诸葛亮给刘备定的进军路线有两条,一条是在北,一条在东。《隆中对》有云:天下有变,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、洛,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,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?诸葛亮明确指出,蜀汉北可出秦川,东可从出荆州。如今秦川之路尤在,而荆州之路却堵死,东出无望,蜀军只剩下秦川这一条道,别无选择。说到这里,形势就明朗了,荆州原本在刘备手中,可却被关羽给丢了,荆州乃天下之腹,原本荆州九郡被刘孙曹三家瓜分,关羽丢了荆州三郡,导致刘备集团失去了对这块兵家必争之地的掌控权,形势变得极为被动,影响则到诸葛亮北伐时才体现出来,关二爷难道不应该背这个锅吗?不过有人也不免要问,诸葛亮难道就一定要北伐吗?休养生息,增强国力,徐徐进军蚕食曹魏政权,不就可以避免战线太长粮饷不济的问题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要知道只有大国蚕食小国,小国哪来的资本蚕食大国,蜀魏的国力有云泥之别,魏强过蜀数倍有余,魏国可徐图蜀国,蜀国要灭魏,只能北伐中原、闪击长安,否则就只能坐以待毙,等着魏国来灭自己。再者,蜀汉政权内部也是矛盾重重,刘备作为外来势力,跟益州本地豪强一直没能很好的融合,诸葛亮屡屡北伐,实际上是在转移蜀汉国内的视线,企图用战争将荆州集团和益州本地势力拧成一股绳,共同抗击曹魏,如果成功了,蜀汉政权的内部矛盾将彻底得到解决。另外,刘备生前就立下“汉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”的誓言,在蜀汉政权内部,北伐代表着政治正确,是蜀汉臣民必须遵从的遗志。所以北伐是必须的,原定的进军路线有两条,最好的那条路偏偏被关羽给堵死了,所以,六出祁山中的粮草问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