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迅后代今何在?一个远嫁日本一个在日企工作

  在中国,几乎所有读过书的人,都度过鲁迅的文章。也曾评价:“鲁迅的方向,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。”然而,让人遗憾的是,鲁迅的曾孙女不喜欢他的作品,至今只读过两三篇!

  鲁迅有两个夫人。第一个叫做朱安,是母亲给他找的,但是鲁迅不喜欢他。他多次对朋友说,“她是我母亲的太太,不是我的太太。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件礼物,我只负有一种赡养的义务,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。”但是,鲁迅一生没有和朱安离婚,认为如果离婚了,朱安的境遇或更糟,所以按月给他赡养费。

  第二个夫人叫做许广平,是他的学生。对于这段感情,鲁迅总是遮遮掩掩,对外人总是说,许广平是自己的助力。两人在同居期间,一旦友人来到家中,鲁迅则说是许广平来家中打字。在外出旅游的时候,鲁迅和许广平也不住在一个房间,而是让友人陪着许广平住。

  虽然有两个夫人,但是在民国期间,提倡一夫一妻制,但是没有上升到法律的约束上。

  周海婴有三子一女。长子周令飞,在台湾从事大众传播工作;次子周亦斐,在私营公司工作;三子周令一,在日本广播学会北京办事机构担任摄像;女儿周宁,远嫁日本。

  最具传奇特色的是周令飞。他1953年生于北京,1969年北京景山学校毕业,1980年出国深造,赴日本富士电视台进修电子媒体。周令飞在日本读书期间,结识了班上一位台湾来的女同学张纯华,竟产生了爱情。上世纪80年初期,他为爱情赴台定居,顶着重重压力,只为做个台湾女婿,曾经一度沸沸扬扬。

  1982年的一个周末,周海婴和老伴接到闺女周宁从东京打来的国际长途,女儿声音急促,说出的消息犹如惊雷:她刚刚从东京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看到,大哥与姓张的台湾女同学决定去香港结婚,并且中途在台北下飞机后,向媒体发表了三点声明,内容的大意是:此举纯粹为了爱情,而没有任何别的企图,这事与父母无涉。

  周海婴的主管领导把他叫去,说周令飞的行为,政治影响极坏,令周海婴写一个声明,宣布与周令飞脱离父子关系。周海婴违心地把领导准备好的“脱离父子关系”的草稿重抄了一遍,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所幸这份声明并未公开。

  周令飞没再爆出什么让父母惊骇的猛料,他拒绝了的各种安排和当地媒体的邀请,在岳父开办的百货公司工作。岳父的生意大受影响,最后公司破产倒闭。

  出外谋职的周令飞因为是大陆人,又是鲁迅的孙子,没人敢用,夫妻俩生活一度甚为窘困。后来他俩买了一台爆米花机,将爆好的米花批发给摊贩。鲁迅的孙子竟落到在台北卖爆米花过日子的地步,媒体记者又是一通热炒。

  周令飞的长女,也就是鲁迅的曾孙,叫做周璟馨,1985年生,她从小生长在台湾。她曾参加台湾文艺节目《我猜,我猜,我猜猜猜》,这个节目的视频截图在大陆网站流传开,“鲁迅曾孙女变身网络美少女”,迅速成为大陆网民的热议线个月时间,她的网络相册就已有百万点击量。

  但是,周璟馨对曾祖鲁迅的作品却不感冒。她曾经对媒体说,太爷爷鲁迅的作品“有压力”,“他的文学作品对于我来说有一点不可思议,很沉重,他笔下描述的是一个压抑时代的中国人的精神世界。所以,自己也就读过两三篇。她甚至没有读过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。大陆几代人小学时便曾背诵过的这篇课文,周璟馨只是“听说过有这个名字”。她无须像大陆的同龄人一样,在初中时熟读鲁迅的《故乡》、《社戏》,高中时熟读《纪念刘和珍君》,总结段落大意,概括主题思想。当然,她也没有读过曾祖父那些像“投枪匕首”的杂文。

  她曾经找来鲁迅的《阿Q正传》和《狂人日记》,“但只是很粗略地读,不太能够理解”。她隐约觉得,鲁迅的文章总是话中有话,似乎在讽刺一些事情,但讽刺的究竟是什么,她并不明白。

  有人质疑:“虽然是鲁迅的曾孙女,但是思想和精神上没有任何关联,连自己曾祖父的作品都没读过几篇,这不是给鲁迅丢人吗?”也有人痛斥:“鲁迅的后人不在文学上发展,却想进娱乐圈,成何体统!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