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齐神武皇帝高欢和他老婆娄昭君曾生育过一对

  北齐神武皇帝高欢和他老婆娄昭君曾生育过一对龙凤胎~~请问一下那个公主是和哪个?和谁是龙凤胎?

  北齐神武皇帝高欢和他老婆娄昭君曾生育过一对龙凤胎~~请问一下那个公主是和哪个?和谁是龙凤胎?

  有一次,娄昭君怀孕分娩难产,正值高欢领兵征讨西魏,宫人要给高欢送信,让其回宫照看,昭君制止不让,说:“王出统大兵,何得以我故,亲离军幕。”后来终于忍痛生出一男一女的双胞胎...

  有一次,娄昭君怀孕分娩难产,正值高欢领兵征讨西魏,宫人要给高欢送信,让其回宫照看,昭君制止不让,说:“王出统大兵,何得以我故,亲离军幕。”后来终于忍痛生出一男一女的双胞胎。日后高欢听到以后,很受感动。那个男婴是高洋吗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《北史卷六·齐本纪上第六·齐高祖神武皇帝》:“孝昌元年,柔玄镇人杜洛周反于上谷,神武乃与同志从之。”

  孝昌元年,即公元525年,此时高欢方才开始追随起义,“西出讨师”必定无从说起。而长子高澄诞于公元521年,此时已4岁,所以高澄不可能是孪生。

  接本条下:“(神武)丑其行事,私与尉景、段荣、蔡俊图之,不果而逃,为其骑所追。文襄及魏永熙后皆幼,武明后于牛上抱负之。”

  “魏永熙后”即孝武皇后,可见此时高欢有高澄及孝武皇后两个子女,皆为娄昭君所生,而此二人必不可能为孪生。

  《北史卷十三·列传第一·后妃上》:“孝静皇后高氏,齐神武之第二女也。天平四年,诏聘以为皇后,神武前后固辞,帝不许”

  接本条下:“兴和初,诏司徒孙腾、司空襄城王旭等奉诏致礼,以后驾迎于晋阳之丞相第。五月,立为皇后,大赦。”

  《北史卷五·魏本纪第五·东魏孝静皇帝》:“兴和元年……五月甲戌,立皇后高氏。”

  自537年到539年,时隔三年,孝静帝依然立了高欢之女为后。而之前“神武前后固辞”,为何而辞?最通情达理说得过去的理由,莫过于其女年纪尚幼。而两年之后,必无法再辞,所以仍被立为皇后。

  东魏孝静帝元善见,生于524年,其于537年向高欢求亲之时,也不过年仅13岁而已,据此推断高欢之女此时应小于13岁。

  而彼时高欢长女已出嫁,此女为“第二女”,高欢此时即使有其他女儿,也必定年幼于此女。

  鲜卑向来有早婚之俗,往往十二三岁间便可议论婚嫁。如高澄十二岁尚冯翊长公主,长孙皇后十三岁嫁李世民。孝静帝于此时求婚,也合情理。

  再来看娄昭君诸子的年纪,高澄已排除,高洋生于529年,而之后的高演生于535年,两人相差了六岁。

  而537年时,高洋8岁,高演仅仅两岁,若孝静帝皇后与其是孪生,孝静帝又怎会求娶一个两岁的女孩,于情于理皆不合。所以孝静帝皇后最有可能与高洋是孪生,彼时年方八岁。

  又,娄昭君所生诸子,高洋为高欢第二子,至高演已是高欢第六子,其中相隔529年-535年间,正是高欢开始显赫广纳妾媵之时,其中还包括一度有宠的孝庄皇后尔朱氏,生了高欢第五子。这一段时期内娄昭君想必曾受冷落,自然也是没什么机会生孩子的。

  再来从年份上看,高洋生于公元529年,这一年正是孝庄帝永安二年,这一时期也恰是高欢征战最为频繁的时期。

  《北史卷六·齐本纪上第六·齐高祖神武皇帝》:“孝庄帝立,以定策勋,封铜鞮伯。……后与行台于晖破羊侃于太山。寻与元天穆破邢杲于济南,累迁第三镇人酋长。”

  再看娄昭君所生二女,皆为魏后。齐受禅后,长女未确定有无封号,而次女孝静帝后则封为“太原长公主”。历来封号,也可见亲疏之别。北齐起于代北,娄昭君家又世为代人,太原实为代地重镇。

  《北史卷五十四·列传第四十二·娄昭》:“娄昭字菩萨,代郡平城人也,武明皇后之母弟也。……父内干,有武力,未仕而卒。昭贵,魏朝赠司徒。齐受禅,追封太原王。”

  而孝静帝后封号亦为“太原”,文宣眷顾可见一斑,若非同胞孪生,焉得亲顾至此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