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过大年不同的年代年味说“趣事”

  在王安石的眼中,新年是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,千门万户瞳瞳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的欢乐喜庆。但“百里而异习,千里而殊俗”,在辞旧迎新的年关时节,每家每户都过出了特色。

  1月31日,演员在长沙世界之窗80年代怀旧春节主题活动上展示当年场景,让各地游客“穿越”回到上世纪80年代。记者陈月红摄

  旧时年节期间,街坊邻居传唱的俗语便是,“腊八、祭灶,新年来到,姑娘要花,小子要炮。”如果你看到家家户户都开始做腊八豆,意味着传统新年近了,“年下味儿”也越来越浓了。

  “将黄豆蒸熟、凉凉,放入草编袋子,用稻草或棉絮围裹保温,使其长出白霉,最后按照个人口味加入姜丝、粉盐,贮于覆水坛子中。”年近花甲的胡爹爹回忆称,上个世纪60年代的长沙,置办年货仍然需要凭粮油票,但制作腊八豆却是家家户户都熟练的手艺。

  胡爹爹表示,小时候,谁家要是贴了一副对联、几个简单的窗花,还挂着大红灯笼,那一定是有钱人家,“到年三十前几天,中山亭四维百货附近人山人海,母亲们挑蜡烛红纸,我们就在一旁当参谋挑年画、挂历。”

  “年画、挂历上印着漂亮美女、港台明星,脸上画得红扑扑的,好喜气。”胡爹爹介绍,年画、挂历买全了,还少不了写对联的红纸和墨水,街坊邻里哪个爹爹毛笔字写得最好,当年的春联任务就会拜托谁。

  “新年到,雇个裁缝到家里做新衣。将大圆桌搬到客厅中央,站直身子、平举手臂让裁缝量三围,开心得想跳起来。”出生于湖南益阳的赵先生回忆称,小时候的生活并不富足,平日都是拾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,裤子短了在裤腿上接一截、膝盖处磨破了打个补丁,这也是“缝三年,补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真实写照。

  为了让新衣服穿得时间长一些,大人常常嘱咐裁缝把衣裤做大些,小孩看着裁缝从小铁盒里取出白色的裁衣划粉按尺寸划线,待衣服模样出现后,右手抓着剪刀轻轻沿着线剪开,裁缝剪与布料摩擦发出咔呲咔呲的声音,“一定要守着师傅裁剪缝制,发现裁好的布料形状与自己的体型相似,就会开心而专注地盯着看,免不了要向小伙伴炫耀自己新衣的制作进度。”

  “除夕临睡前,母亲会打上满满一盆洗脚水,再仔细剪干净脚趾甲,从衣柜里拿出新鞋袜、新衣裤。我和姐姐弟弟跑出家门,相互对比着谁的衣服最好看。”赵先生说。

  “老长沙年夜饭遵从旧俗,头道菜必定有肉丸、蛋卷、发肉等煮在一起的杂烩火锅,被称之为‘全家福’,预示着吉祥、团圆的好兆头。”黄先生表示,长沙人的年夜饭,必须得有12道菜,意味着对1年中12个月的期待。

  “五圆蒸鸡、腊味合蒸、富贵肘子都是必不可少的。”黄先生介绍,吃完年夜饭后,旧时老长沙讲究年三十灯火通明,将堂屋里的炭火烧旺,小孩们换上新衣服,开始排队给长辈送祝福,盼望着家长们给的压岁钱。

  彼时,黄先生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小卖部,大年初一时,选定在早上八点零八分拉开小卖部的卷闸门,挑好一挂连响炮放上,寓意着来年的吉利顺遂。

  陈女士对于年幼时新年最深刻的印象是,年三十那天上午,父亲将年前买的糖块从够不着的抽屉中拿出来,一大把一大把撒到床上,让我们“管够吃”,还会去长沙城里买结蚕豆、炒米、怪味豆等小零食。

  过完腊八后,最盼着的是年三十那天晚上,父母从口袋中掏出1元买一挂小鞭,和其他同龄人一样,陈女士舍不得成挂放,用小手一个个把小鞭拆下来,仔细地藏在棉袄的内口袋中,论个儿放。点燃的小鞭往半空中一甩,发出清脆的响声,那就是“年的声音”。

  走亲戚同样是新年间必不可少的节目。“父母骑着单车,车龙头上挂着干墨鱼、蜂蜜等年货,我坐在大前杠上,母亲坐在后座上,父亲载着我们一家子。”陈女士笑着回忆,尽管冬天的风把脸蛋吹得通红,但想着一家人出行的场景,心里依旧高兴。

  “玩花炮、要糖吃”90后唐小姐告诉记者,大年三十开始,她就跟着父母去亲戚家要糖吃,口袋里装着红色塑料袋,将亲戚家的炭烧咖啡糖、玉米糖全部装走,图个新年甜蜜、快乐的好兆头。

  “不爱看春晚,最喜欢玩花炮。”对唐小姐而言,春节期间的娱乐项目,玩花炮是最重要的一项,吃过团年饭、领完压岁红包后,从红包中抽出1百元“花炮专用款”,购买太空人、三响炮、彩虹弹等。

  “刮炮和摔炮都是五毛一盒,一盒有30响,一响一响省着用。”唐小姐表示,对比起玩伴几十元的零花钱,她因可自由支配的压岁钱较多,成为玩伴中的孩子王,“把刮炮扯碎,里面的燃料倒出来,会形成火花。好看的礼花都要十几块一个,根本舍不得买。”

  在一年一度的欢聚习俗中,自然少不了显摆。唐小姐喜欢将过年买的新衣服穿出去显摆,“到正月十五,新棉袄炸得都是洞。为此,家人还专门准备了一件玩花炮的呢大衣。”

  看动漫、打王者荣耀、扫福字集福卡、抢红包……相较于80、90后,00后的年味儿更淡了。“外卖配送费高了、滴滴服务费涨了、楼下的粉店都关门了,才意识到要过年了。”00后屈小姐在朋友圈吐槽称,2019年春节如期而至,生活频率和节奏几乎没有改变。

  屈小姐向记者介绍,独生子女从小缺少玩伴,且自家父母的兄弟姐妹也不多,就算是过年,也是一家三口吃个团圆饭。

  “非要说过年与日常的区别,就是去亲戚家拜年时多了几个一起组团打手游的玩伴。”屈小姐表示,每年春节更像是一次出国旅游的机会,“朋友圈里刷着各种旅游图片,带着父母去网红景点打卡。”

  2019年春节,屈小姐换了新款手机,下载好了“抢红包”插件,准备在各种微信群发新年红包之际,多赚一点儿零花钱。

  顶岳麓峰会上,省委书记杜家毫发出邀约:欢迎国内外知名互联网企业将第二总部落户长沙

相关阅读